市所欢迎您
 
论陶瓷雕塑成型工艺对艺术造型的影响
发布日期:[11-06-15 10:22:12]

 
作者:程飞   刘爰爰

青花瓷是指用氧化钴作呈色剂,在瓷胎上直接描绘图案纹饰,再罩以透明釉,在1300℃左右高温入窑一次烧成的釉下彩瓷,因釉下钴料在高温烧成后呈现为蓝色,因此称之为“青花瓷”。也是景德镇四大传统名瓷之一。

关于青花瓷的起源,目前尚无定论。虽然,陶瓷界大多数学者接受了“唐宋青花瓷”,但也有持不同意见的,赵光林在《从元大都出土的青花瓷器试探青花瓷器的起源和特色》中写到:唐宋青花瓷多数是民窑烧制,缺少专业的制作、研究、开发和完善的烧制手段,属于青花瓷器的初级阶段。

青花瓷在元代的成熟,与当时匠户制度的实行,浮梁瓷局的设立,对外贸易的拓展,文化变异等,都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。明清时代,景德镇已逐步形成全国制瓷的中心,青花瓷的色料配方、绘制方法、艺术风格等都有了较大的变化。

一、青花瓷的装饰特点与装饰效果

青花瓷的装饰特点主要表现在,使用青花色料在泥胎上进行多种艺术创作,可以用图案手法、泼墨手法、写意手法等艺术表现形式,具象或抽象,有意或随意,细雕或写意去表现“白地蓝花”这种特殊的质美。

青花瓷的色彩特征是白地蓝花(青花的英文是BLUE AND WHITE)。人们对青色情有独钟,这与中国人传统的观念意识有关。据《史记》记载,从春秋战国起,中国逐渐形成了被祭祀的五位天帝——东方天帝太昊、南方天帝炎帝、西方天帝少昊、北方天帝颛臾、中央天帝黄帝,他们分别为青色、赤色、白色、黑色、黄色。中国是东方的农业国,《淮南子?修务训》记:“神农氏始教民播种五谷”,《逸周记》记“神农耕而作陶”,农作物乃至许多自然界的物质都是以青色为主,青色是一种自然之色、生命之色、大众之色。因此,人们对青花十分喜爱,这一审美观念得到大多数青瓷爱好者的认同。

虽然,从目前市场走势看,清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代留下的以红釉、粉彩、珐琅彩这三种陶瓷工艺制作的陶瓷作品较为盛行,但是青花在清代仍有发展,“康青五色”“素三彩”都能够较好运利用青色进行绘制。现今,故宫博物院珍藏清顺治时期的青花洞石纹小碗,青花云龙净水碗、青花八仙人物盘、青花云龙撇口瓶、青花异兽炉等青花瓷的画面,基本采用山水、云龙、仙人等图案形式进行装饰,都能体现出青花的装饰美感。

鲜明亮丽的宝蓝色是一种非常耐人寻味的色彩,它雅致沉静的色调给人一种深邃空灵的自然感觉,仿若身处一望无际的蒙古草原,对深邃的蓝天感叹生命的无限美好。蓝色与白地均衡地彼此穿插,白中有蓝、蓝中有白,蓝色与白地交相辉映,达到和谐统一的装饰效果。这种宁静致远、永恒含蓄表达情感的蓝白搭配色,符合我们东方民族的审美爱好。

青花色料的烧制效果也不容小觑。明代宣德时期的青花很出名,青花原料引进了南洋生产的“苏泥勃青”,色调深沉雅静,深厚处与釉汁渗合形成斑点,产生深浅浓淡的自然美。历代评论家对宣德青花予以高度评价,盛赞“造料制样,画器题款,无一不精,堪称瓷、色、画三绝”。

二、怎样用青花语言去体现形式美

青花采用丰富、具有韵味的艺术语言,去表现作品无穷的艺术内涵,去表现单色彩世界中的黑、白、灰色阶的“色彩”效果,去表现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结合,从而达到完美统一和谐。

青花瓷表现手法汲取了许多中国画的表现形式。从疏能跑马、密不透风、错落有致的布局形式,到精工细琢、写意泼墨的表现手法,无不体现出作者的智慧和心血。

青花绘画是青花瓷的主要装饰方法之一。中国画作为“雅”文化的重要载体,也影响着青花的发展。中国画绘画讲究“气韵生动”“形神兼备”,气韵是指宇宙中鼓动万物的“神气”,形神则是强调对所描绘对象的外貌、体形、特征的形似神似;用笔讲究中锋、侧锋,塌、图、点准确有力度,可以体现出酣畅有力,淋漓尽致,意到笔不到,形散神不散的笔墨意趣。

青花造型语言所体现的第二特征是它的综合性和题材的拓展性,综合装饰手法在现代青花中有着重要的地位,这其中固然有材料的特性所致,也相互融合渗入了许多其它工艺材质。

可以说,在成功的青花作品中内容与形式是不可能随意更动的,对于那些不够完美的青花作品,我们也总是透过表现形式上的缺陷,找到它的内容上的不足。由此可以得出,一件好的青花陶瓷作品需要主题与形式美的完美结合。形式是内容的外观,形式不佳,肯定会影响对内容的欣赏。所以艺术形式确是具有先行性的,而且也是有决定作用的。

其实,作品的内容不仅是由题材、主题等因素所构成的,形式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意味,就是说,这些作品的形式不但体现了内容,同时它们也决定了自身的内容。

三、青花装饰应与形式美完结合

青花装饰内容的随意性为创作者展开了想象的翅膀,使创作主体夸张、变形、抽象,改变传统密不透风的谋篇布局,追求创作上的形式美。大胆运用点、线、面,加上“单色色阶”的美妙衬托,以及造型法则中的变化与统一、条理与反复、均齐与平衡、节奏与韵律、比例与尺度等造型手法去表现。

艺术作品的装饰内容与形式是对立统一、互相包容、互相转化的关系。两者都以对方的存在而存在,不可想象会存在没有装饰内容的形式和没有形式的装饰内容。所以,也不存在只有形式或只有内容的青花陶瓷作品。确切地说,青花装饰内容应该与艺术形式和谐统一地结合在一起,让两者相得益彰。

当我们欣赏某一件主题鲜明、画面感人的优秀作品时,总是能从中领悟到表现形式上的独特匠心。打个比方,贝多芬的《欢乐颂》(《第九交响曲》的第四乐章,变奏曲式)为了深刻充分的表达,作曲家在这一章里突破了交响曲的形式规范,在第二部分里采用了大合唱的形式,以德国诗人席勒的同名诗为歌词,配以与德国民歌十分近似的音乐主题,高唱:“拥抱起来,亿万人民!”昂扬热情的声浪在持续的高音区里涌动如潮,由快板转为急板,最后在辉煌的团结凯歌声中结束全曲。这种内容与艺术形式的完美结合,值得我们思考。

如果说艺术是为了表现人的个性,展示自然万物的原生态美,那么青花艺术作品中的从具象到抽象,从繁琐到简洁,从艳丽到质朴,从鲜明到灰暗,它的每一个跳动着的单色音阶,会给人一种心旷神怡、豁然开朗,与山崩地裂前无所畏惧,海枯石烂后超然脱俗的自然美感。

这就是我心中的青花世界,想用各种装饰方法与各种艺术形式相结合,去表现心中的青花美。

 
*上一篇:简论瓷器花鸟画的留白与堆白
*下一篇:神奇珍珠彩 独领装饰潮----读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赖德全作品
 
 
版权所有 2010-2012 景德镇市陶瓷研究所 www.jdzstcyjs.com
电话:(086)798-8480369
地址:景德镇市新厂西路351号 邮编:333000